法制论坛

搜索
查看: 18568|回复: 92

世界老绘本再拟(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4 10: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山   果
(印度,公元前;相传作者为释迦牟尼再传弟子;图略)

在一个险峻的崖顶上,长着一片不知名的果树。很早以前就传说,这种果树的果子非常非常好吃。
一批勇敢的猴子决心攀上崖顶,摘吃山果。
多数猴子都在途中摔死了,少数幸运者终于攀上崖顶。它们欢呼着爬上了果树,摘下了果子。
果子是苦的。


蜡   烛
(美国,19世纪中叶;作者不详;图略)

主人忙了半天,给那间老房子安装完电灯,顺手把蜡烛从柜顶上取下来。
“你不用我了?”蜡烛问。
“对。有电灯了。”主人指了指灯泡。
“我比电灯有奉献精神。我燃烧自己,照亮别人……”蜡烛不服气地说。
“灯比你亮。”主人回答。
“用灯泡会触电的。”
“谢谢。我会小心的。”
“还有,我们蜡烛为人类服务了这么久……”
“我们感谢你了。”主人说完,随手把蜡烛丢到门外。
“哼,”蜡烛躺在地上嚷着,“等停电了,瞧吧!”
    ----- ------

 楼主| 发表于 2017-3-5 09:45 | 显示全部楼层
枣 红 马
(德法边境地区,20世纪中期;作者为退伍伤残老兵)

一年的春天,主人忽然对枣红马说,“我们和邻国开仗了。你不用耕地了,要随我参军入伍。”
枣红马不解地望着主人:“你们不都是人类么,为什么要打仗?”
“保卫国家可是一件光荣的事,”主人边给枣红马装上座鞍,边说,“你会立功受奖的。”
枣红马使劲扬了扬脖子,似乎明白了。
不久,战争结束了。
枣红马一瘸一拐地回到家乡,它的腿在战斗中负了伤。
为了表彰枣红马的英勇和忠诚,主人在村口立了一块大石碑,上面刻满了枣红马的英雄业绩。
枣红马时常一瘸一拐地围着大石碑转,似乎得到一些安慰。
几年后的一天,主人忽然对枣红马说:“那个大石碑要拆掉了——我们和邻国已经恢复了友好关系,不能再留它了。”
    枣红马惊讶地望着主人:“拆掉石碑——难道我过去做错了?”
    主人轻轻地拍拍枣红马的脖子,什么也没说。
第二年,枣红马去世了。主人想了想,把它埋在了当年立石碑的地方。


丑人与上帝
(梵蒂冈,18世纪;图略)

一个丑人,因为长期得不到爱情,就向上帝祈求帮助。
上帝注视了丑人一会儿,平静地问:“你聪明吗?”
“不,不聪明。” 丑人低下头,“我什么才华也没有。”
上帝停了一下,又问:“你富有吗?”
“不,我很穷,什么财产也没有。”丑人急得要哭了。
上帝略微想了一下,说:
“你去做一个善良的人吧,试试助人为乐……”
“我做过,全做过。”丑人泪流满面,“我总是助人为乐,别人也总夸我——可是,没人爱我……” 丑人难过地捂住脸。
上帝陷入了沉思。
“我可以用魔法使你变得漂亮,”上帝终于说道,“但这同时,你的心灵也将向相反的方面变化——变恶。你愿意吗?”
“……只,只这一个选择吗?” 丑人抬头问。
上帝点点头。
“等一等,等一等,让我想一想,想一想……” 丑人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楼主| 发表于 2017-3-6 15:51 | 显示全部楼层
警察与猴子
(泰国,20世纪末;图略)

曼谷市中心一个十字路口。
警察忽然发现一辆小汽车是由猴子在驾驶。他立即截住了这辆车。
“怎么,”猴子从车窗探出毛茸茸的头,“我违反交通规则了?”
“没有”,警察走到车门边,先敬了个礼,“可您是猴子,是不允许开车的。”
“交通规则上有这条规定么?” 猴子眨巴一下眼睛。
“……这是不言而喻的。”警察想了一下,说。
“最好先制定出法律,” 猴子把头缩回车内,“然后再来禁止我开车。”
说完,猴子呼地一下把车开跑了。





妇女与模特
(巴黎,19世纪;图略)

香榭丽舍大道一家商店的橱窗里摆着一个模特衣架。模特很美,穿的衣服也十分漂亮。
一个妇女,怀抱着婴儿,站在橱窗前呆呆地看着,久久不愿离去。
“这是你的孩子么?”模特看着妇女怀中的婴儿,忍不住问。
“是呀。”妇女忙把婴儿的头转过来,“你瞧他多可爱!”
模特仔细瞧着,轻轻地叹了口气。
“你说,我是不是比你长得漂亮?”模特问。
“当然了,那还用说。” 妇女依然看着孩子。
“我穿的是不是也比你好看?”
“是啊,比我好看多了。”妇女抬起头,真诚地说。
“可是,“模特皱了皱眉头,“为什么我展示了这么长时间,却嫁不出去呢?”
…………
 楼主| 发表于 2017-3-8 09:21 | 显示全部楼层
农民与青蛙
(越南,民间故事,创作年代不详;图略)

    夏天的夜晚,蛙鸣阵阵,吵得农民睡不着。
    第二天一早,农民把蛙王叫到屋里来,问:“你们晚上大声聒噪在干什么?”
    “我们在求偶。”蛙王眨眨眼,有些不好意思。
    “求偶?”农民低头想了想,“这和你们吃害虫有什么联系吗?”
    “这是两回事,”蛙王也想了想,“求偶是求偶,吃害虫是吃害虫。”
    “既然这样,以后只许你们吃害虫,不许你们聒噪求偶。”农民一挥手,“走吧!”
    …………



鸡、鸭、鹅、鸽
(英国,18世纪;图略)

一个庄园主在家里养了许多鸡、鸭、鹅,还有鸽子。有一次他要出远门,就把这些禽类召集到一起,说:“我不在的时候,你们自己举出一个领袖来管理自己吧。”
竞选开始了。
    鸡说:“选我吧,我能让你们个个跑得飞快!”
    鸭说:“选我吧,我能让你们个个学会游泳!”
    鸽子说:“选我吧,我能带你们在天空飞翔!”
    最后,鹅说:“选我吧,我能让你们个个下出又圆又大的蛋蛋!”
投票的结果,鹅当上了领袖。

 楼主| 发表于 2017-3-9 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钥匙与锁
(瑞士,20世纪初;图略)

日内瓦一座别墅。主人出差回来,夜晚才到家。他掏出钥匙开门,却怎么也插不进锁去。
“真不像话,才几天你里面就锈死了!”钥匙指责锁说。
“胡说。我根本就没生锈,是你自己变形了!”锁愤怒地回答。
“是你生锈了!”
“是你变形了!”
主人打开楼道的电灯,看了一下,说:“别吵了,是我把钥匙弄反了。”
主人把钥匙翻过来,插进锁里。
“咿,主人也会犯错误?”钥匙转了转腰。
“是主人的错?这我可从来不敢想。”锁吐了吐舌头。
门打开了。




含羞草与无名花
(日本,19世纪中叶;图略)

名古屋市中心,马路边的花坛上新添了一盆含羞草。
清晨,一个行人过来,用手指碰了碰含羞草的叶子。
含羞草马上卷起自己的肢体。
“真好,这盆含羞草。”行人赞许着,走了。
“咦,”近旁的一株无名花问含羞草:“你那样卷曲自己,不疼么?”
“疼,”含羞草慢慢伸展腰肢,“可你没听到他对我的赞扬么?”
…………
 楼主| 发表于 2017-3-10 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秋风与落叶
(法国,18世纪末;图略)

巴黎市中心有一棵古老的大树,夏天的时候,枝繁叶茂。
天气渐渐凉了。第一阵秋风轻轻地吹来,吹落了一片树叶。
“经不起考验的家伙,这么一阵轻风就把它吹落了。”树叶们纷纷议论着。
天气更凉了,第二阵秋风刮来,扫落了近一半的树叶。
“我们可要吸取教训,站稳脚跟,决不动摇!”剩下的树叶纷纷发誓。
终于,天寒了,第三阵秋风卷过,所有的树叶都无影无踪了。



左腿和右腿
(阿尔巴尼亚,20世纪中期;图略)

地拉那近郊的兵营。一个哨兵立正站岗很长时间了,现在他要下岗回营休息。
他对左腿说:“请你先开始走吧,我要回宿舍。”
左腿说:“为什么总让我先走,不让右腿先走?”
“你变懒了,”哨兵皱了皱眉,“怎么这么斤斤计较?”
“不是这么回事,”左腿大声申辩,“如果总是我先走,右腿就会认为我软弱可欺,以后有什么活都往我身上推。”
哨兵叹口气,只好对右腿说:“这次请你先开始走吧,我要回去休息。”
右腿说:“干嘛破坏惯例,让我先走?”
“你也和左腿一样,变斤斤计较了?” 哨兵有点生气了。
“不是这么回事,”右腿嚷道,“上次左腿断了,我自己单脚蹦,也把你送到了医院——可现在左腿好好的。”
    哨兵想了想,说:“你们说的都有道理,也都是实情。但如果谁都得理不让步的话,大家都会困死的。”
“那好吧,”左腿微微一动,“我先让一寸。”
“我回敬一尺。”右腿向前迈了一小步。
哨兵笑了。
“好,我再来两尺。”左腿又迈了一大步……
 楼主| 发表于 2017-3-11 09:34 | 显示全部楼层
太   阳
(非洲,赤道几内亚,17世纪末;图略)

清晨,太阳从天边缓缓升起,露出了半个脸。
“看,它多红呀,真美!”人们赞叹着。
太阳听见了,高兴得向上一跳,跃出了地平线。
“嘿,你们仔细瞧,它上面有几个黑点呢。”一个眼尖的男孩兴奋地喊。
太阳生气了,它拼命往高爬,放出越来越强的光。
“唉呀,好刺眼,我不敢看了。”男孩揉着眼睛说。
人们纷纷低下头,开始寻找阴凉的地方。
不久,太阳升到了中天,强烈的阳光下,大地一片寂静。
…………
傍晚,太阳缓缓地落下。
“啊,它又变红了,变美丽了!”人们纷纷走出来,深情地注视着太阳说。
“嘿,我又看到它的黑点了。”男孩指着落日大声嚷着。
太阳似乎听到了,它使劲地挣扎了一下,终于——消失了。



红 绿 灯
(美国,20世纪40年代;图略)

曼哈顿十字路口的红绿灯一天到晚辛勤地工作着。
绿灯说:“瞧,我一心一意地为人们服务,保持着道路的畅通。”
红灯说:“我也兢兢业业地管制着人们,避免发生混乱。”
绿灯翻了翻眼皮:“现在的人们,牢骚到越来越多了。”
红灯瞪了瞪眼睛:“他们也不想想,离了我们,哪还会有交通秩序?”
一年后,这个十字路口建起了一座立交桥。


 楼主| 发表于 2017-3-12 0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椅子和凳子
  (前苏联,20世纪末;作者不详)

一天晚上,夫妇俩商量着明天买一套新沙发,没留神,让家里的椅子和凳子听见了。
“我们必须阻止他们的计划,”椅子小声对凳子说,“决不能让沙发进来。”
“为什么呢?”凳子不解地问,“沙发来了,正好把我们从工作中解脱出来。”
“哼,将来什么好东西都往沙发那摆,再没人注意我们了。”椅子咯吱咯吱扭了两下身子。
“我才不在乎那个呢,自己轻轻松松地活着,比什么不强?” 凳子看了看自己那已经脱了漆的身板。
“想得美,轻松地活着?”椅子一撇嘴,“不是把你卖给乡下人,就是把你劈了当柴烧!”
凳子一下楞住了。


武士刀与硬币
(日本,明治维新时期;图略)

    桌子上躺着一把雪亮的武士刀和一枚金灿灿的硬币。
武士刀对硬币说:“你必须服从我,否则就劈了你!”
“我只唯利是图,”硬币眨眨眼,“不服从别的东西。”
武士刀一下跳起来。一道寒光闪过,硬币被剁成两半。
一转眼,两半硬币又变成两枚完整的硬币,摞到一起。
“我会增值,”硬币洋洋得意。
“我叫你得意!”武士刀恶狠狠地嚷着。又一道寒光闪过,硬币变成了四枚。
第三道寒光闪过,硬币变成了八枚,而武士刀豁了一个口子,躺在一边喘气。
“多了,就不怕你了。”硬币斜眼看看武士刀,自语着。

 楼主| 发表于 2017-3-13 10:0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提琴、中提琴和大提琴
(奥地利,20世纪30年代;作者不详)

小提琴病愈出院。它刚回到宿舍,就看见大提琴和中提琴在急忙忙地收拾行李。
“怎么,”小提琴奇怪地问,“你们要出远门吗?”
“不是。”大提琴伤心地说,“乐队新换了指挥,他不喜欢低音乐器,炒了我鱿鱼。”
小提琴摇摇头,又转过身问中提琴:“你呢?你是中音乐器,怎么也走呢?”
中提琴叹了口气:“大提琴走了,我不就成低音了?还是趁早走了好。”


高 山 石
(尼泊尔,20世纪末;图略)

    高山顶上的一块巨石松动了。它先是慢慢向下滑,接着是翻滚,然后又飞奔起来……
“快停住,巨石!你会粉身碎骨的!”半山腰不知是谁在喊。
“我明白,可我止不住!”巨石边喊着,边飞快地向山下冲去。
 楼主| 发表于 2017-3-14 08:33 | 显示全部楼层
鹿 与 山 羊
(意大利佛罗伦萨,14世纪;图略)

山羊掉进了陷井,它大声呼救。一只鹿闻声跑来。
“啊,是你!”山羊喜出望外,“老朋友,赶快救我出去吧。”
鹿仔细打量着陷井。陷井很深,四壁非常光滑。
“我怎么救你呢?”鹿问。
“你跳下来,我可以站到你的背上爬出去。”山羊急着说。
鹿坚决地摇了摇头:“不行。那样我自己就上不来了。我不能替你承担危险。”
“你忘了?”山羊气愤地嚷道,“上次你病危,是我救了你的命!”
“不错。可当时你救我,对你本身并没有什么危险。”
    鹿说完,就掉头走开了。



田   鼠
(芬兰,18世纪末;图略)

小田鼠已经会走路了。一天,田鼠妈妈第一次把它带到洞外。
“啊,外面怎么这么亮呀,”小田鼠兴奋地喊,“我的眼睛快睁不开了。”
“这是因为有太阳,” 田鼠妈妈微笑着说,“太阳给我们带来光明。”
“噢,我明白了。太阳真好!”小田鼠点点头。
小田鼠抬起头来四处张望,它忽然看见田鼠妈妈的身后拖着一条黑影。
“咦,妈妈,你身后怎么有条黑影,吓我一跳。”小田鼠不解地问。
田鼠妈妈说:“这也是太阳造成的。”
“太阳不是带来光明吗?”小田鼠眨眨眼睛。
“孩子,这个道理有点复杂,” 田鼠妈妈想了想说,“凡是能带来光明的东西,同时也会带来阴暗。”
“嗯,我记住了。”小田鼠似乎没有完全明白,但它使劲地点了点头。

匿名  发表于 2017-3-15 10:02
老狼与公羊
(蒙古,20世纪初;图略)

老狼说:“闪开,让我过去!”
“不行!”年轻的公羊死死挡住道路。几只小羊躲在后面缩成一团。
老狼不耐烦地刨着土,“好好跟你吧,我这次真是路过,决不伤害你的崽儿。”
公羊一动不动,“不行!”
四周树上围观的小动物越来越多。
“你到底让不让开?”老狼说着,一步步向前逼进。
公羊低下头,拼命一顶,老狼身上出现两点血迹。
“好啊,是你先动的手!”老狼呲呲牙,一下扑上去。
公羊倒在了血泊中。几只小羊呆立在那里。周围的小动物们发出一片惊叫。
老狼边走过去边说:“你们都看见了,是它先动的手。我只是路过。”



小甲虫、小蚂蚁和大蚂蚁
(古罗马,公元前1世纪;作者相传为一大奴隶主)

暖洋洋的阳光下,一群蚂蚁正在搬家。远远地望过去,只见背着沉重的行李吃力地行走的全是小蚂蚁,而那些身材要长一倍的大蚂蚁们却在一边闲遛达。
小甲虫觉得奇怪,它悄悄地爬过去。“为什么那些大蚂蚁不干活呢?”它轻声问一只正在干活的小蚂蚁。
小蚂蚁左右张望了一下,然后小声说:“我们全是大蚂蚁的奴隶,专门替它们干活的。”
“为什么要做它们的奴隶?”小甲虫又问。
“我们打不过它们,作了俘虏。”小蚂蚁哭丧着脸说。
“你们等着,”小甲虫想了想,“我去叫伙伴们来。”说完,小甲虫急急忙忙爬走了。
一个小时以后,草丛中突然出现了一队小甲虫,它们向那些耀武扬威地闲遛的大蚂蚁冲去。
多数大蚂蚁迅速集结起来,摆开阵势;少数大蚂蚁驱赶着小蚂蚁们躲到一边。
一场异常激烈、残酷的战斗在阳光下展开……
小甲虫们非常英勇,大蚂蚁们也毫不示弱。双方势均力敌,相持不下。
正在最关键的时刻,忽然,躲在一旁的小蚂蚁们呐喊着加入了战斗,它们出人意料地向小甲虫们展开了攻击。
“我们是来解放你们的,为什么攻击我们?!”小甲虫们拼命地喊叫。
“大蚂蚁已经解放了我们,现在该轮到你们做奴隶了!”小蚂蚁们兴奋地嚷道。
    小甲虫们终于战败了。它们顶替小蚂蚁,做了大蚂蚁的奴隶。

匿名  发表于 2017-3-16 07:37
老   牛
(古巴,20世纪中期,作者不详)

庄园里的那头耕牛老了,渐渐干不动了。庄主决定把它拉到屠宰场卖掉。
老牛似乎猜到了什么,它死也不肯走出庄园大门。
“去,拿一捆青草来,最嫩的。”庄主自信地吩嘱。
青草很快拿来了,老牛无动于衷。
“去,拿一根鞭子来,最粗的!”庄主命令道。
鞭子很快拿来了,老牛纹丝不动。
庄主转了转眼珠,猛然醒悟:“去,请教堂的牧师来,级别最高的。”
牧师请来了。他问明了原委后,开始向老牛布道:
“……无私奉献,牛的本份……为庄园利益牺牲,人们把你牢记……”
老牛竖起耳朵听着,听着,慢慢地,它开始向庄园大门走去。


 楼主| 发表于 2017-3-17 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  羊
(中东地区,20世纪中期;作者不详)

一头野猪外出觅食,回来后,发现留在家中的幼仔被咬死了。
“这是谁干的?”愤怒的野猪喊道,“我非报仇不可!”
正在附近吃草的小羊听见了,马上跑过来对野猪说:“这是大灰狼干的,乌鸦亲眼看见的。你快去报仇吧。”
“不对。”树顶上忽然传来乌鸦的声音,“我没有看见大灰狼咬野猪仔。小羊,你为什么要诬陷大灰狼呢?”
小羊尴尬地低下头,好一会儿,才含着泪说:“我太恨它了。”



狒   狒
(埃塞俄比亚,18世纪;作者相传为一个部落酋长)

狒狒一直是吃生玉米的。
一天晚上,一只胆大的狒狒悄悄地到小村边转了一圈,回来后说:“我看见守夜人把玉米放在火上烤,看上去他吃得很香。”
“真的么?我们也去烤着吃!” 狒狒们嚷嚷着,它们早就吃腻了生玉米。
这个大胆的狒狒自告奋勇,它机灵地把守夜人引开了。
其它狒狒迅速围到火堆旁,把准备好的生玉米扔进去。
火非常旺,玉米很快就烧糊、变黑了。
“真难吃,呸、呸。” 狒狒们纷纷丢下烧焦了的玉米,悻悻地回去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3-18 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野兔与流浪狗
(古波斯,公元前;作者不详)

一只野兔被流浪狗捉住了。
“放了我吧,” 野兔说,“您将得到更大的好处。”
“嗯,什么更大的好处呢?”流浪狗有些奇怪。
“我将每天给你提供许多好吃的东西” 野兔真诚地说。
“噢,是这样。还有呢?”流浪狗似乎有些动心。
“我还将建造一座纪念碑,让您的慈善事迹流传千秋万代。”
“哼,”流浪狗舔了舔嘴唇,“你是想做我的‘主子’呀。”
“什么是‘主子’?” 野兔惶恐地问.
“连‘主子’都不知道!”流浪狗一口咬死了野兔。



黑 猩 猩
(前苏联,20世纪中期;手抄本)

马戏团要招收一批黑猩猩当演员。戏团的老板到附近的森林里张贴了许多招聘启示。
森林黑猩猩中顿时引起一场喧然大波,主张应聘的和反对应聘的吵成一团。
一些黑猩猩兴奋地说:“我们应该加入马戏团,不光吃喝好,还能学到本事,见见城里的大场面。”
更多的黑猩猩慷慨激昂地反对:“决不能进马戏团当奴隶,不仅受人歧视,而且丧失自由!”
喝彩声、诅咒声、抗议声、起哄声响成一片。
“既然你们不愿意去马戏团,那我们就自己去好了,彼此互不干涉。”少数黑猩猩站起来,准备离开。
其它的黑猩猩们一下愣住了,不知该怎么办。
“马戏派”黑猩猩越走越远。
“不行,”一只上了年纪的黑猩猩突然嚷道,“不能眼看着它们沦为奴隶!”
“我们要对它们负责,不能撒手不管!”几只大黑 猩猩跟着说。
“对,不能这么自由散漫,要少数服从多数!”
“森林派”黑猩猩们喊叫着,张牙舞爪地向“马戏派”追去……

 楼主| 发表于 2017-3-19 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化   石
(印度尼西亚,20世纪初;作者不详)

雌鹞鹰身体不舒服,躺在岩洞中。
雄鹞鹰飞到很远的海湾,为它抓了一条鱼。
岩洞似乎要坍塌。
雄鹞鹰丢下海鱼,抓起雌鹞鹰飞出洞外。
岩洞坍塌,海鱼被埋在下面。
几百万年过去,海鱼变成了化石。
岩石风化,鱼化石露出地面。
一天,一个考古工作者发现了鱼化石。
“这个地方过去是海洋!”
他斩钉截铁地说。


袋   鼠
(澳大利亚,19世纪;作者为当地土著)

小袋鼠已经咽了气,伤心的母袋鼠仍然把它放在肚袋里,带着走。
一天,两天,三天。
公袋鼠说:“把它放下埋了吧,我们已经尽了责任。”
母袋鼠摇摇头。
四天,五天,六天.
公袋鼠说:“快把它放下吧,尸体会腐烂的。”
母袋鼠说:“再等几天吧。”
七天,八天,九天。
公袋鼠说:“已经发臭了,再不扔掉你会得病的。”
母袋鼠叹口气,说:“还是遵守十天惯例吧,要不别人会议论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3-20 09:30 | 显示全部楼层
凤凰与狮子
(苏格兰,17世纪;作者为一王宫伺从)
   
鸟王凤凰邀请兽王狮子到自己的宫殿中作客。酒足饭饱之后,凤凰向狮子提出了一个建议。
    “能不能把你领地上的最高峰命名为‘凤凰山’?”凤凰眯缝着两只醉眼问。
    “我可以得到什么好处呢?”狮子意味深长地看着凤凰。
    “今后你们觅食寻水的时候,我让苍鹰在天上为你们指路;你们卧地休息的时候,我让尖咀鸟为你们捉身上的寄生虫。”凤凰大方地说。
    “我的统治权力会不会削弱呢?”狮子有些不放心。
    “绝对不会。你依然统治所有兽类,只是那座山叫‘凤凰山’而已。”凤凰急忙说。
    凤凰和狮子都心满意足地在山峰命名的协议上签了字,然后就分手了。
“狮子真傻,为了一点小便宜就放弃了一个大品牌。”凤凰笑嘻嘻地对自己的随从说。
“凤凰真傻,白白送给我们这么多服务,就为了图个虚名。”狮子笑嘻嘻地对自己的随从说。



老虎与狮子
(印度,15世纪;作者为一佛教人士)

两只老虎立志环游世界。
一天,        当它们途径南部非洲时,被一群狮子拦住了。
“让我们过去,我们并没有招惹你们。”老虎说。
“可以,不过有一个条件,”狮子们嘻笑着说:“你们俩必须声明,狮子是兽中之王,老虎是无能之辈。”
“不行,这关系到虎族的荣誉,我宁肯回去!”一只老虎断然拒绝,昂首掉头走了。
另一只老虎看了看狮群背后那广阔的原野,想了想,平静地说:“我声明,狮子是兽中之王,老虎是无能之辈。”
说完,它穿过狮群,平静地向前走去……

 楼主| 发表于 2017-3-21 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鲸  鱼
(冰岛,18世纪;作者为一爱斯基摩人)
     
一头鲸鱼在旅途中生病了,其它的鲸鱼轮流托起它,一起前进。
一天,        远处出现了捕鲸船队。
“不好!我们赶快逃命吧!”一头幼鲸惊慌地说。
“不行,不能丢下生病的同伴不管。”一头老鲸大声反驳。
捕鲸船加速向它们开来。
“再不逃跑会一起丧命的。”几头鲸鱼在小声嘀咕。
“宁肯去死,也不能做不道德的事情。”几头老鲸坚定地回答。
捕鲸船越来越近。
少数鲸鱼开始逃跑,另一些鲸鱼聚集到病鲸的周围,诅咒着逃跑者,还有一些鲸鱼在犹豫……
捕鲸船开炮了。




猫 与 狗
(新加坡,20世纪中期;作者不详)

有人养了一条狗和一只猫。后来他越来越穷,再没有多余的食物来喂养它们了。
“咱们离开这儿,另找一个更好的人家吧。”猫对狗说。
“你走了没关系,我可不行。”狗回答,“别人会指着脊梁骨骂我的。”
“为什么?”猫奇怪地问。
狗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猫摇摇头,自己走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3-22 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会爬树的鬣狗
(非洲中部的古老传说,具体年代不详)

(一)几万年以前。

一群鬣狗静静地围卧在一棵树下,向上望着。它们断食已经好几天了。树上挂着半只死角马,也不知是哪个雪豹存放的。
“我们必须爬上树,才能得救。”一只鬣狗沉思着,说。
“可我们不会爬树呀。”其余的鬣狗回答。
“让我来试试。”这只鬣狗抖了抖身上的毛,坚定地站起来。
…………


(二)几万年以后。
  
  草原上,一群群鬣狗在乱哄哄地忙碌着,把捕捉到的角马运到一棵巨树下,再递上去。
巨树上,高高低低的枝杈间坐满了鬣狗,它们分别津津有味地吃着下面的同伴们层层传递上来的角马肉。
附近的土坡旁,一只母鬣狗正在叮嘱几只小鬣狗:
“你们将来一定要学会爬树,爬得越高越好。”
…………


鸟  王
(古迦太基,公元前;相传作者为一富商)

鸟王坐在树顶皇座上,正为财政赤字发愁,忽然看见老鹰和孔雀从远处急急飞来。
“又有什么文件要我批示吗?” 鸟王收起愁容,威严地问。
“是这样,”孔雀抢前说,“为了陶冶情操,美化心灵,我打算组织一次选美比赛。大约需要经费……”
“知道了。”鸟王打断它的话,扭过头问老鹰:“你呢?”
“我想举行一次比武大赛,”老鹰赶紧说,“这样可以锻炼身体,增强国防。大约需要经费……”
“知道了。”鸟王打断老鹰的话,沉思了一会儿,说:“我经费有限,只能办一项。哪项花钱少,就办哪项。”
    “我只需要100元。”孔雀赶紧说。
“我只需要80元。”老鹰也不示弱。
“我50元。”
“我30元。”
    “20元。”
    “10元。”
“我不要钱!”
“我也不要钱!”
“我还能挣钱给国库!”
“我也能挣钱给国库!”
“好了,不要吵了。谁能挣到钱谁自己去办,按规定上税。”鸟王摆摆翅膀,伸了个懒腰,“我要休息了,你们分头去举办吧。”
孔雀和老鹰互相瞪了一眼,各自飞走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3-23 09:49 | 显示全部楼层
蚂蚁与蚜虫
(印加帝国,公元15世纪;作者相传为一巫师)

嫩绿的树叶上趴着一只蚜虫。
一只蚂蚁沿树枝爬上来,停在蚜虫的身后。
“你应该高尚地活着,”蚂蚁用前腿轻轻拍了拍蚜虫的肚子,“一心一意地为他人服务。”
蚜虫点点头,从腹部分泌出一大滴甜汁。
蚂蚁迅速吸完甜汁,又用前腿触触蚜虫的脊背:“活着就应该无怨奉献,大家要向你学习。”
蚜虫抬抬脚,又分泌出一滴甜汁。
    一会儿,蚜虫吃完了一片树叶,蚂蚁又把它移到另一片树叶上…………



燕子和松鼠
(古希腊,公元前5世纪;作者为家庭教师)

燕子悠闲地在空中飞着,姿式非常优美。一会儿,它落到树上,梳理着自己的羽毛。
松鼠看见了,非常羡慕,对它说:“喂,燕子,你教我飞翔好吗?”
燕子继续梳理着羽毛,“你不会飞起来的。”
“我肯花时间,也肯花力气,”松鼠诚恳地说,“一年学不会就两年,一遍学不会就两遍!”
燕子停止梳理羽毛,摇摇头说:“真的不行。”
松鼠有些生气了:“你就认为我那么笨么?”
“不是”。燕子真诚地说,“我是认为你的长处不在这个方面。”



群鸟和猫头鹰
(古拜占庭,8世纪中叶;相传作者为一死囚)
   
夜已经很深了,树顶上的群鸟还没有入睡,它们在议论着白天发生的事情。
“到底是为什么,”乌鸦边伸懒腰边说,“狮王一定要把老虎处死?”
“这很清楚,”啄木鸟使劲地敲敲树干,“狮王发觉老虎自己想当兽王。”
“我看老虎根本就没想当兽王,”喜鹊翘翘尾巴,肯定地说,“狮王冤枉了它。”
“这也难说,”野鸡打了个哈欠,“人心隔肚皮,谁知道呢?”
一阵沉默。
群鸟渐渐入睡了,只剩下猫头鹰还在眨着眼睛,嘀咕着:“为什么一个可以实际当着兽王,另一个只在心里想想当兽王也不行?”


 楼主| 发表于 2017-3-24 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井   蛙
(摩纳哥公国,20世纪末;作者不详)

一口古井里住着几只老青蛙和一群小青蛙。
一天,        几只好事的喜鹊对井里的老青蛙说:“喂,让你们的孩子出来看看美丽的世界吧,我们负责送。”
“乌啦——”小青蛙们蹦得老高。
老青蛙们纷纷摇头:“不行,外面有蛇,不安全。”
“没关系,我们照顾它们。”喜鹊们用力翘着尾巴。
老青蛙看看小青蛙们央求的目光,勉强同意了。
几天过去了,出去的小青蛙们一个也没有回来。
“一定是喜鹊失约了。”一个老青蛙说。
“也许它们都让蛇吃了。”另一个老青蛙说。
古井里剩下几只后悔的老青蛙,平静地过着日子。


探 险 家
(德国,16世纪宗教改革后期;作者具体信仰不详)

两个沙漠探险家在归途中断水了。
“泉眼在南面。”一个说。
    “不对,泉眼在北面。”另一个说。
    事关生死,两人都坚持自己的判断。抽签的结果是向南。
    南面没有泉眼。
    濒死时,一个说:“对不起,是我判断失误,害了你。”
    另一个沉默了一会儿,答道:“当时难说谁错。也许,我们应该在那儿分手。”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法制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网上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772380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京ICP备13032916号-1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08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0576号   京报出证字第0080号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