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论坛

搜索
查看: 6053|回复: 0

人体“换头术”,你怎么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5 15: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类“换头术”的伦理困境与法律障碍

11月17日,在维也纳举行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意大利神经外科专家塞尔吉奥·卡纳韦罗宣布了一个惊人的消息——世界首例人类头部移植手术在一具遗体上成功完成。卡纳韦罗称,这一手术是在中国哈尔滨医科大学任晓平教授的指导下完成的,而手术地点是在中国。卡纳韦罗介绍,手术总共持续了18个小时,成功连接了切断的脊椎、神经、组织和血管。卡纳韦罗称,手术很成功,这是“进行人类活体头部移植手术之前,最后阶段的准备工作”。

一石激起千层浪:
围绕这台“遗体换头手术”,有人提出了质疑,有专家表示:这次所谓的头颅移植手术是在遗体上进行的,严格意义上不能称之为手术......
而更多的人文与社会科学家则表示,把A的脑袋换在B的身体,或者把B的身体换上A的脑袋,如果“换头术”能成功了,这个人究竟是A还是B?法律上如何定义一个新的个体?哲学范畴内,组合起来的人还算“人”吗?我们如何保证自我的同一性?他是谁?他从哪里来?......

原中国卫生部副部长、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近日更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是“头”代表一个人,还是“身体”代表一个人?这是有争议的,这一点首先要得到大家的共识。人有意识、有精神、有灵魂,我可以告诉你,人体活的细胞代表了整个人,不是头代表人,全身每一个活的细胞都代表。很多受体做完(移植手术),他都接受供体的信息,人的灵魂渗透在人的每一个细胞里。所以“换头术”,换的是谁?头移植究竟是A还是B,必须得到全社会的共识。等等。

以上质疑抛开哲学范畴,实际上已经涉及科学、伦理上及法律问题。从伦理及法律上看,除以上所述之外,综合媒体多方位、广角度报道,如下问题人体“换头术”必须进一步思考的具体问题:

——关于死亡的判断。
“换头术”的对象,理想的一般情况,是发生了一个人的“脑”死亡,另一个人发生了“身体”死亡,并且这种死亡不可逆,而这两个人的这种死亡被人们普遍接受就是已经“死亡”。

而事实上,在人的“死亡”这个问题上,全世界、甚至一个国家的都存在不同的认知标准。如中国的司法制度,过去以“脑死亡”为标准,现在以“心脏死”为标准。而医务界对此并不完全认可,认为“脑死亡”才是死亡,即“包括脑干在内的全脑功能丧失的不可逆转的状态。患者的临床症状为深昏迷,脑干反射全部消失,无自主呼吸(靠呼吸机维持,呼吸暂停试验阳性),脑电图平直,经颅脑多普勒超声诊断呈脑死亡图形,且观察12小时无变化”。而对此许多病员家属又并不认可,目前很多脑死亡病患还在ICU用呼吸机不断维持生命就是这个原因。没有家属的同意甚至要求,没有哪家医院敢放弃抢救。

——而单独的“脑”死亡怎么判断呢?谁来判断呢?
单独的“身体”死亡,就更复杂了。身体涉及许多器官及肢体,怎么判断这个“身体”已经死亡可以做“换头术”呢?

——当一个活着的人,如世界上第一个要求实施“换头术”的俄罗斯人瓦列里•斯皮里多诺夫(Valery Spiridonov),他对自己的头还算满意,但厌恶自己的身体,主动表示自己愿意接受这样的手术,希望接受这样的手术将自己不满意的身体换掉。那么:
假如他有父母、配偶、子女,那么,他有没有权利自主决定进行这样的手术呢?如果他的这些亲人反对又怎么办呢?
假定他成功做了这样的手术,他与自己的这些亲属关系又是怎样的关系呢?他与“身体”的那部分亲属的关系又是什么关系呢?

——亲属之间可不可以进行这样的手术呢?我们许多亲人在看到亲人可以进行“换头术”减少痛苦或者告别过去的自己时,愿意与他进行“换头术”可不可以?子女父母、长辈晚辈之间可不可以?如果可以,将来这又是什么关系呢?

——男女之间可不可以进行这样的手术呢?如果进行了这样的手术,那“他”或者“她”以后究竟是“她”还是“他”呢?

——不同种族之间可不可以?如果进行了这样的手术,那他(她)究竟是属于哪个种族呢?

——不同国籍之间可不可以?如果进行了这样的手术,那他(她)究竟是属于哪个国家的人呢?

——不同年龄可不可以?如果可以,那他(她)究竟多少岁了呢?

    ……

以上除了死亡的认定问题,其他问题都可以概括为是以“脑袋”决定“身体”,还是以“身体”决定“脑袋”的伦理与法律问题。

黄洁夫说:首先我想声明一点,我不反对头颅移植的科学实验,科学研究是探索领域,是无止境的。在中国,现在是绝不允许进行临床头颅移植的,是非法的,是违背了我们国家的器官移植条例的。你要做临床的头颅移植,在这个没有证据、没有伦理学的准则、没有得到广大人民群众接受、也没有得到法规的允许,那当然是完全错误的。

笔者解读:“换头术”做临床移植,必须有科学实验证据,遵守伦理准则,被广大人民群众接受,得到法律法规准许。

目前,大多数国家,包括我国都制定有人体器官移植及其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伦理审查办法,但就“换头术”结果本身的伦理与法律规范问题,可以说完全是个空白。也正是如此,“换头术”不仅在我国引起广泛质疑、争议及反对,也引起国际上的普遍关注和严重质疑。

“元芳,你怎么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法制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网上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772380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京ICP备13032916号-1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08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0576号   京报出证字第0080号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