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论坛

搜索
查看: 37308|回复: 0

南北稻香村九个回合拉锯战,究竟谁才是“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6 11: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替身自古有之,人称“影子”。


影子往往会在危急关头挺身而出,替主人博回一命;

影子又与真身互为一体,令旁人真假难辨如同孪生。


关于影子的来龙去脉,真身从来忌讳莫深,不愿提及而令真相扑朔迷离


近日,两份截然不同的判决,让一南一北两个“稻香村”,皂白难分。

1.jpg
背景故事

苏州稻香村:相传,乾隆下江南时品尝到稻香村蜜糕后,赞誉“食中隽品,美味不可多得”,并御赐匾额,上写“稻香村”三个大字。


北京稻香村:相传,光绪年间握有稻香村食品制作技艺的南京人郭玉生在北京前门开设“稻香村南货店”,是为京城首家南味食品店。


出生时间

苏州稻香村:1773年(乾隆38年)。


北京稻香村:1895年(光绪21年)。


出生地

苏州稻香村:江苏省苏州市观前街。


北京稻香村:北京市前门外观音寺外大街。


势力范围

苏州稻香村:9个现代化生产加工中心,近600家专卖专营店遍布全国。


北京稻香村:沿袭“前店后厂”传统生产模式,糕点对保鲜的要求较高,所以只能聚焦北京周边发展,有270余家连锁店分布在北京及周边地区,北京消费者的忠诚度极高。


百年以来,由于主要营业地不同,南北两家稻香村一直相安无事,在各自的领土里呼风唤雨。直到改革开放之后,两家稻香村均进入公司制经营时期:


1980年,苏州稻香村食品有限公司成立;


1982年,8月23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


1984年,北京稻香村食品有限公司成立。


苏州稻香村分别于1983年和1989年获准注册第184905号、第352997号注册商标,前者注册在饼干上,后者注册在果子面包、糕点上。


北京稻香村于1997年获准注册第1011610号商标,注册在馅饼、烘馅饼(意大利式)、饺子、年糕等商品上,核定使用范围不包括“糕点”商品。


至此,一场旷日持久长达十余年、剪不断理还乱的“真身VS影”之战正式打响了:


第一回合:2006年7月,苏州稻香村申请注册扇形“稻香村”商标,但是北京稻香村方面向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了复议,商标评审委员会经过复议,裁定不予核准;


第二回合:北京稻香村和苏州稻香村分别于1993年和2006年被认定为“中华老字号”;


第三回合:2010年起,北京稻香村公司开始申请注册“北京稻香村”商标,2015年注册成功。随后,要求苏州稻香村在其商标中不得使用手写体“稻香村”,如用须加上“苏州”以示区别,苏州稻香村表示不接受;


第四回合:2013年,苏稻的“稻香村”商标被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次年,北稻也获得了这项认定;


第五回合:2013年,国家商评委裁定苏州的扇形“稻香村”商标不予核准注册,苏州稻香村不服,遂向最高人民法院起诉。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裁定维持原判;


第六回合:自2015年9月起,北京稻香村公司分别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及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对苏稻提起诉讼,要求苏稻公司停止使用扇形“稻香村”商标及字号的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索赔额累计近4000万元;


第七回合:2016年7月,苏州稻香村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诉称北京稻香村使用“稻香村”商标及字号的行为对其构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


第八回合:2018年9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判决,责令苏州稻香村停止在粽子、月饼、糕点等商品上使用“稻香村”文字标识,并赔偿北京稻香村3000万元;

苏州稻香村集团总裁办公室主任刘志勇则表示:“已依法提起上诉,以捍卫自身权利。”


第九回合:2018年10月12日,苏州市工业园区法院判决,责令北京稻香村停止在其生产销售的糕点商品包装上使用“稻香村”文字标识。


北京稻香村公司方面表示会继续上诉:“这只是一审结果,还没有到尘埃落定的时刻。”


鼓声隆隆、喊声雷动,“南北稻香村”商标争夺战看似千头万绪、纷繁复杂,实则情节简单、脉路清晰:


你注册一个商标我表示不同意

我不让你用手写体你表示抗议

你告我商标侵权

我诉你不正当竞争

……


你方唱罢我方登场,激烈的战局引起了各位吃瓜群众的广泛关注。


根据法制网舆情监测中心的小伙伴的统计,有一半以上的网友表示只有北京(或苏州)稻香村才是自己心中的“天选之子”,而最近这两次司法裁判由于时间相近、结果相反,有“地方保护”之嫌,司法权威和公信力受到了质疑。


“南北稻香村之争”真的是“同案不同判”吗?针对其中涉及的焦点法律问题,法制网记者采访了律师,我们一起看看他是怎么说的?


Q1

两地法院各判各的,究竟孰对孰错?


10月12日,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判决,北京稻香村停止在涉案商品上使用“稻香村”字样,赔偿苏稻115万元。而一个月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给出的却是完全相反的判决。


出现这种情况,难道是传说中的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带着问题,记者采访了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李祥伟律师,首先他表示,两家法院分别作出不同的判决,从法律本身来讲,并没有问题。


其理由是,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依据的是北京稻香村所持有的商标,苏州稻香村所使用的商标,与其构成近似,基于这种情况判定苏州稻香村构成侵权。而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在判定的时候,则是基于北京稻香村所使用的“稻香村”商标在糕点商品上使用时,与苏州稻香村持有的“稻香村”商标构成近似,从而认定北京稻香村侵权。


Q2

为什么两地的法院能够分别受理?


之所有会出现两地的法院能够分别受理,最大的原因是在于,双方在两起案件中诉求并不相同,针对的商品也不同,因此两案并不是同一个法律关系。“两地稻香村公司均有自己独立的已注册的商标权,均认为对方企业侵害了自己的商标权,因此都可以独立提起诉讼”,李律师解释说。


北京知产法院审理的案件中,北稻针对的是苏稻未使用其注册商标,而用与北稻注册商标近似的图案进行宣传、销售的行为,苏州的案件则涉及北稻超范围使用注册商标的问题。


Q3

最后到底应该如何定夺?听谁的?


南北稻香村”的商标权争议,现在成了南北法院的司法判断差异,很可能最终堕入“执行难”的困境,不过,李律师表示,目前南北两地法院还都只是一审判决,且北稻已公开表示将上诉。因此两案目前判决均未生效。所以,暂时不存在后续执行问题。


同时,李律师补充说,如果上诉,双方就要分别在作出判决的所在地上诉。


Q4

这起纠纷的最终判决将有何影响?


虽说属于两个不同的案件,但从判决来看,也有交叉的部分。比如,两份判决都分别禁止在糕点产品上使用“稻香村”文字标识。如果得以执行,将使得糕点产品都不能使用“稻香村”文字标识。这对两家而言,将是一个双输的结果。


如果两家都进一步上诉,很有可能“南北稻香村”的诉讼会进入循环阶段,无尽的诉由变换带来事实上的重复诉讼,一定程度上会造成司法资源的严重浪费。李律师同时建议,最高法最好能适时介入,对“稻香村”的商标权归属给出有说服力的专业司法判断,以避免司法资源的进一步消耗。


Q5

北稻包装还能用“稻香村”吗?


北京稻香村仍然可以正常售卖,只不过要对糕点的现有包装进行改进更换。


具体来说,北稻需在糕点类商品的包装上明确标明“北京稻香村”,使用其已注册的糕点类商标。


点 评

目前此判罚并非终审,品牌之争还远未落幕。


从历史渊源来看,两者各自传承品牌,都并非假冒。而所谓的“同案不同判”,实际上是“不同案不同判”,两家法院分别作出不同的判决并没有问题。


北京稻香村已经成为很多人数十年的记忆,苏州稻香村也是很多人从小见大的老字号。很多历史品牌都难以说清谁是正宗,譬如杏花村品牌,也是南北各一,都有自己的历史证据。


一旦判给其中一方,对另一方并不公正。谁是李逵,谁又是李鬼?很难说,也说不清。


不管是苏州稻香村,还是北京稻香村,相信法律最终会给我们一个明确的答案,我们拭目以待。



文章来源 法制网(宋胜男 梁成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法制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网上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772380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京ICP备13032916号-1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08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0576号   京报出证字第0080号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