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论坛

搜索
查看: 4380|回复: 0

为什么基因编辑婴儿在今天不可原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8 09: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霍金,现代最为杰出的物理学家,在全球都有很大的影响力。


他曾经在多篇文章中提到他关于对人类前途等大问题的思考。在书中,霍金先生就提到了“有钱人很快就能够编辑他们跟他们孩子的基因,从而变成超级人类,将会拥有更加强大的记忆、免疫力、智力甚至是更长的寿命。”预言曾在学术界掀起轩然大波。


然而,昨天的一则新闻,似乎马上将要实现这则预言。人类历史上首例基因编辑的婴儿在中国诞生了,而且一下就是两个孩子。


进行基因编辑后的人类胚胎,孕育出生命了。这对所有人而言,都是晴天霹雳!


基因编辑抵抗艾滋病究竟是如何实现的?又为什么会招致科学家们的一致反对?他们在警惕什么?“基因编辑”到底合法吗?


基因编辑婴儿?免疫艾滋病?
究竟怎么回事

提到基因、遗传这些概念,想必大家都不陌生。在21世纪的今天,我们已经知道,关于遗传的秘密,都包含在DNA中。


1.jpg

如果有的DNA序列和功能发生了改变,比如丢失、增强,就会出现一些遗传病。


基因编辑技术,就是要把发生改变的错误的DNA序列剪下来,补上一段正确的DNA序列,实现遗传的改变。简言之,把基因拆了、改了之类的操作,就可以叫做“基因编辑”。

2.jpg

这么听起来,似乎很厉害很诱惑。毕竟,在被疾病等困扰支配下的人类,如果可以改写基因组实现完美逆袭,听起来似乎是件好事。


首例基因编辑的婴儿,背后使用的就是基因编辑技术。具体来说,是CRISPR基因编辑技术,它也被称为是“基因魔剪”。因为CCR5 基因正是HIV 病毒入侵机体细胞的主要辅助受体之一,通过对CCR5基因进行修改,把可能致病的基因加以剥离,从而让人体对HIV病毒免疫。


百余科学家联合声明:疯狂谴责!
究竟在警惕什么?

但看起来这么好的一件事,为什么会引起科学界的一致反对?


很多吃瓜群众起先还欢天喜地,以为“诺奖成果”终于出现在了中国。但绝大多数科学家先是倒吸一口凉气,然后爆发出强烈的愤怒,百余科学家联合声明表示,直接进行人体实验,只能用疯狂形容。坚决反对!强烈谴责!


反对者呈一边倒之势,人类究竟在警惕什么?

3.jpg

第一,基因编辑脱靶率高。


什么是脱靶?简单来说就是,错误地定位了目标基因,编辑了不该编辑的地方。


如果发生脱靶,产生的影响极有可能是我们无法预估的。据悉,被称为“基因魔剪”的CRISPR-Cas9技术并不精准,脱靶率较高。这就意味着,基因编辑很可能产生新的疾病隐患,而且基因一旦被编辑错就无法“撤销”,有可能引发基因突变,后果不可估量,且这种隐患还会伴随一生并遗传后代。


而且这次做的所谓能“治愈艾滋病”的敲除CCR5基因的操作,没有任何值得炫耀的技术。CRISPR基因编辑技术起源于欧美,已经出现多年,成千上万实验室都会用。为什么欧美的科学家没有直接用在胎儿身上?不允许!如果允许干的话,美国一些大的基因公司早就这么做了。


比如,当年的克隆羊多利,出生的时候基本正常,但后来早逝,只有正常羊生命的一半。


第二,是否通过了伦理审查规范?


这同时也是舆论关注的一大焦点。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稍微有点常识都不会通过的。怎么证明实验没有对基因组的其他地方做改动?通过基因编辑的婴儿基因发生了永久的变化,可能对HIV有了免疫力,但是否会有其他意想不到的副作用?你能想象以后遍地都是基因人的世界吗?”

4.jpg

对基因编辑的早期人类胚胎以及生殖细胞不得用于妊娠,并指出现在就把该技术投入临床使用的做法是“不负责任”。这是国际上首次为基因编辑研究划定了不可逾越的“红线”,这是全人类的共识。


有趣的是,通过此次伦理审批的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和医院所在地的卫计委,都已否认接受或通过相关审查与报备。


本次研究的伦理申请,真可谓疑点重重。既然都予以否认,那一个既不是遗传学家,也不是病毒专家的人,联合一个小小私立医院的伦理委员会,如何就能击穿了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科研的底线?


真相如何,国家卫健委已经出面,还待进一步调查。


当上帝的手术刀落在了凡人手里
法律怎么说?

这件事情之所以引起广泛争议和科学家的谴责,是因为这项技术是一件不允许在人类身上干的事。通过基因改造人类,谁有资格作出这样决定?国家法律允许吗?这些都是摆在我们面前的现实问题。


毫无疑问,基因编辑婴儿涉嫌违反多项法律规定。


对此情况,虽说目前我国刑法中并没有相关的立法,但这并非意味着无法可依。


原卫生部在2003年7月颁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明确规定“禁止以生殖为目的对人类配子、合子和胚胎进行基因操作”。可见,不以生殖为目的的人体胚胎基因编辑研究是可以进行操作的。


2003年12月,由中国科技部和原卫生部制定的《人胚胎干细胞研究伦理指导原则》明确规定可以以研究为目的对人体胚胎实施基因编辑和修饰,但必须遵守14天法则。


可见,贺建奎这项以生殖为目的并进行了一个妊娠周期的试验研究,首先违反了《人胚胎干细胞研究伦理指导原则》,其次,违反了我国卫生部在2001年8月1号起施行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


此外,《关于取消第三类医疗技术临床应用准入审批有关工作的通知》等一些行政法规也明确禁止此类技术应用在临床研究上。

5.jpg

我们呼吁相关监管部门及研究相关单位一定要迅速立法严格监管,并对此事件做出全面调查及处理,并及时对公众公布后续信息。


这两个孩子因为这次基因编辑,是能免去病痛还是会罹患更加严重的疾病,我们不得而知,只有未来才能给出答案。


对于这个生命科学领域最尖端的科技,人们憧憬着,可能也惶恐着。技术终究有自己的发展规律,不为尧存,不为桀亡。


就像有的评论说的那样:“基因编辑婴儿?对不起!世界还没有做好准备”。


这是人类渺小的地方,也是人类必须对头顶的苍穹与内心的道德律时刻保持敬畏的原因所在。


文章来源 法制网(刘青 宋胜男 漫画:罗琪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法制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网上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772380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京ICP备13032916号-1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08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0576号   京报出证字第0080号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