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法制论坛 返回首页

qianguzhou的个人空间 http://blog.legaldaily.com.cn/?244118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中国律师真正的危机是什么?

已有 8424 次阅读2012-8-1 17:26 |个人分类:所见所闻

刘桂明按语:

    关于贵阳小河案,好多话其实已经不便多说了,从许多文章不断被删就已经可以知晓了。但是,今天我在共识网上读到的这篇作者为亦忱的《浅议律师团在小河案中令人遗憾的表现》一文让我开始浮想联翩了。

    恰巧,今天李淳律师在微博上提出了“律师百年与四次律师危机”之论断。他认为,百年中国律师发展的历程,至少有四次"可圈可点"的重大危机:1949年因制度改变而导致的民国律师全军覆灭;1958年因反右运动而导致的新中国律师一夜消失;1983年因严打及从重从快而导致的刚刚恢复的中国律师整体窒息;2010年以来在社会转型中,某些政治团体将律师视为异己。

   更巧,今天,在中共十八大召开的各项准备工作正常进行之时,作为中国共产党机关报的人民日报发表了作者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所长作者袁鹏的署名文章《中国中国真正的挑战在哪里?》。文章恶毒挑拨共产党与人民群众的血肉关系,十分阴险地以应对美国挑战为借口,将包括律师在内的五种人视为美国人的"核心"。

    对此,王才亮律师以“中国真正的挑战在能否遏制腐败浪潮”为题发表文章,给予了有力地回应。

    看来,我们需要共同思考:中国律师的危机究竟是什么?中国律师的危机真的来了吗?

   

 

亦忱:浅议律师团在小河案中令人遗憾的表现

——有关小河案中玩政治、健康力量、敌对势力的粗浅解读

发布时间:2012-07-31 10:23 作者:亦忱  点击:1082次


  随着举世瞩目的贵阳小河案57000余字的起诉书和91000余字的判决书,及杨金柱、斯伟江、朱明勇、陈有西等知名律师,把为该案的核心被告脱罪的辩护词刊布在网上,这一堪称惊天动地案件的基本真相,已经大白于天下。


  如果要用最简洁的语言来评价此案,六字足矣:造案、捉人、抢钱。至于隐藏在后台操控贵阳司法机器,围绕着此案锲而不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黔地官僚群体,其枉法制造一起冤案带来的最严重后果,也可以一言以蔽之:他们在互联网架构的开放社会中,于众目睽睽之下,在中国的官僚阶层自己挖的法治之井里拉屎拉尿的蠢举,不仅严重污染了中国法治的水源,而且,以令人无不侧目而视的程序违法,给了中国法治建设进程以迎头痛击。其自毁法治建设进程的行为,若不被随后展开的二审加以纠正,或在中央最高司法机构督导下,由贵州高院加以提审纠正,此案至少可以告诉世人,贵州已经不是中国法律管辖的省区,中国的法治建设进程在贵州已经终结。


  显然,有关小河案中的不少法律问题,有诸多学养深厚的律师和学者做过大量评论,他们肯定还会继续深入解剖此案,并在随后展开的二审中,力争将此错案彻底加以纠正。在此不赘。


  下面,仅就此前对介入此案的律师团中出现的问题,在已经点到为止的情况下,今日索性把说了半句的话全部说完。


  首先,中国律师不可以在庭审期间玩政治;律师若要玩政治,那是跟枉法裁判的法官比烂。


  诸如出庭为被告辩护的律师,在庭审期间给中国顶层官僚撰写公开信施加压力,试图用舆论挟持顶层官僚干预审判的行为;在审判过程中,把来自案卷里的材料,以及律师们撰写的辩护词均公之于众,试图在舆论场中抢占道义和法理制高点的行为,均属于玩政治的行为。律师们若非要这样做,说轻点,是一种弱智的政治智商误导的弱智行为,说重点,是在跟枉法审判的法官们比烂。


  实事求是说,贵阳小河案是一场信息高度不对称的司法博弈。这场堪称中国司法领域63年来最丑陋的刑事案件审判,之所以能在开放社会中,按照贵州官僚群体中的“大脑壳”意志如期出台,也只有在日渐衰朽的中国官僚体制中能得以进行。若是换了任何一个权力互相受到制衡的现代国家,这场人类历史上最拙劣的法律丑剧,绝对不可能如此惊世骇俗上演。其中的道理,对稍微研究过官僚体制运行机制的人而言,均不难理解:任何一个官僚体制,均是依据在这个官僚体系传递失真的信息,而由决策能力有限、决策思路有限的人,依据这些失真的信息而作出的。


  事实上,在中国的官僚体系之内,一旦形成一项错误的决策,无论是“大跃进”、“文革”这种全局性的灾难,还是诸如小河案这类司法个案,它在走完其生命周期之前,任何来自这个官僚体系之外的信息,均不会被这个官僚体系的决策者采信。所以,介入小河案庭审的律师们,在庭审的间隙中,试图给中国司法界顶层官僚写信的行为,只有行为艺术价值而毫无实质性价值。这样的公开信,既不可能对案件的审理产生些微的影响,也不可能阻止作出错误决策的官僚机构决意要把必然会犯的错误做实。相反,这样的公开信,却会给这个官僚体系,以律师们是在用道义和法理绑架自己的误判,进而,将一种有害于当事人的敌对意识,毫无必要掺杂到诉讼中来。


  尤其是当作为律师团成员的陈有西律师,根据自己在仕途上的阅历,洞悉律师在庭审中写公开信的行为会构成于事无补的敌意,而拒绝在公开信上签字时,不少参与庭审的律师便在内心将陈有西这一明智的行为,作出了“政治精算师”(语出斯伟江最近的博文)的贬义评价,并将律师群体团正常的意见分歧公开化,从而,将这一跟法官比烂的玩政治拙劣游戏大白于天下。


  其次,否定小河案中有体制内健康力量因素介入,是小河案律师团所犯的最愚蠢的错误。


  众所周知,中国法院的审判决策过程有着鲜明的中国司法特色:任何一所法院审判具有重大社会意义的案件,那些走上前台手持法槌主持庭审并签署判决书的法官们,并不对判决结果担责,而是由哪些捉住法官的手下判的审委会成员集体担责,乃至由更高级的司法机构中的官员负责。因此,我们确实很难从一起明目张胆制造的冤案中,能看到“体制内健康力量”的影子。


  然而,只要具有起码法律常识,了解中国法官们干活的思路,也稍微熟悉中国司法机器运转机制的人,应该不难看见小河案中晃动的“体制内健康力量”的影子。


  如果说,小河案起诉书很烂、判决书也很烂,不是“健康力量”出于自己的良知在玩无间道,那么,有意无意将贵阳乃至贵州最高司法机构违背最起码的司法程序正义,将一起贵阳中级法院裁定罪名成立,却在贵州高院二审发回重审的刑案,再次违背司法程序罗织罪名,由高规格侦查机关侦办,却指定低级别法院审理的案件演变过程的关键性材料,漫不经心搁在案卷的正本中,均让参与庭审的律师悉数拿走,并在庭审期间以一张纸片知会律师保密,却欲盖弥彰放任律师们在庭审期间一一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现象,若是有人将这些令人费解的现象中,断言并未隐隐约约彰显了体制内健康力量存在于该案的审理过程中,对此,我会毫不客气地指斥,这种律师也是被悲愤这头不会思考的猪,吃掉了良知的人。


  对此,参与小河案的律师,除了陈有西律师语焉不详以“体谅体制内健康力量”而一语带过之外,竟无一名律师对此心领神会而加以附和,是不是令人十分遗憾的事情。


  自然,那些不熟悉中国的法官是如何管理涉案材料的人,全然不会明白组成小河案合议庭的法官们,为何会将贵州“大脑壳”们操控案件流程的材料,悉数装进案卷正本放任律师们曝光的良苦用心。可是,像斯伟江这种一直顾盼自豪,以饱学多闻而著称的名律师,难道他也不会知道,任何法院主审刑案的法官,都会将不可示人的涉密材料,装进律师们无法看见的附卷中吗?


  也许,在斯伟江这种读书消化不良的律师眼里,只有像南非当年审判曼德拉时,撂下上等的检察官不做,却跑到被告席跟曼德拉握手道歉的人,才堪称“体制内的健康力量”。所以,这位也算大名远扬的上海律师,才会在获得了如此惊天的案件底色秘密之后,不但毫无半点对“体制内健康力量”领情的表示,却一而再揪住浙江律师陈有西,对他率先说“体制内健康力量”对小河案一审能达致这种可能在二审继续纠错的结果,而耿耿于怀。竟匪夷所思以一句令人讶然失笑的小河案是“根据律师的表现来给被告人定罪量刑,是什么国家的法律?”来肆无忌惮贬低朱明勇和陈有西联袂为二号被告获得无罪开释的一审结果。


  第三,参与小河案庭审的律师团,如果放任中国知名律师张思之案后以体制的“敌对势力”来荒谬定位,并一而再去跟枉法判决的法庭或法官们比烂,其作为自我实现的预言将很快变成现实。


  在小河案于7月23日作出一审判决之后,中国律师界德高望重的资深律师张思之,于7月24日下午,在《律师文摘》举办的第三期沙龙中,即席发表了一席3200余言“点评贵州黎庆洪案”的言论。


  在这篇讲话中,张思之以自己在1988年参与大兴安岭火灾案庭审的经验为参照,如此说道:


  诸位不要小看了贵州这个案件中央派了督导组,最高法院有一个刑庭庭长亲自坐镇督办。如果不是把律师视为敌对势力,这两种组织根本没有必要产生。根本就不需要存在,特别是后一种,后一种情况诸位可千万不要小视,因为我是领教过的,1988年大兴安岭案子的时候,当时最高法院只有一个刑庭的庭长,姓王,名字咱们就隐瞒了吧,这个王庭长亲自在那里坐镇。坐镇干什么呢?因为他不知道我在那里还有几个学生,由于我们在那里的表现据说还算良好,得到群众的爱护,所以很多人给我们递情况说他们的内幕,这位庭长专门每天晚上开会研究如何对付张律师,每天晚上都这么干的,你是最高法院啊,我的天老爷,你搞我们律师干什么呢?我们无非顶多就是说几句话吗?是不是?在(原文如此,疑是“再”字笔误)了不起我们怂了,我们退了,还不行吗?是不是,你不要拿我们当敌人来看待,这个东西对我们律师制度来讲,我认为是个致命的东西。所以诸位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考虑,无论如何不要对当局,包括法院在内,包括司法局在内,对他们对律师的种种措施,给予善良的愿望,没有那个!昨天我是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陪了几个人上了天桥,在天桥我们就往下看,那是人流滚滚,当时我就想,如果说做为一个执政者,看见那么多的人,在那满脑子都是,哎啊,不得了啊,你看,内外敌对势力在这里勾结,满脑子都是敌人,还有可能和谐吗?你讲的和谐还存在吗?那就不可能的啊。


  所以我倒是觉得,我们做律师的人还是随时要准备着人家会收拾我们,会取缔我们,而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不是说你退庭了这个那个的(注:前面有话题讨论过律师退庭问题),他就是要收拾你了,所以这个问题这是我考虑贵州问题第一点。


  坦率地说,当我看到中国的律师群体,对张思之老先生如此匪夷所思的糊涂言论,竟然一片附和之声,竟无一人出面发出自己的不同意见,就连陈有西这位以不附和别人的声音而著称的律师,尽管最早发现了小河案背后活动着“健康力量”的影子,也令人惊奇地在读毕此文之后,以“先生不老。向顾问团致敬”而打个哈哈一语带过。我确实为中国的律师群体感到真正的悲哀。


  我们必须看到,当中国的律师群体如此附和张思之将自己作为体制的“敌对势力”加以自我定位的观点,无人加以质疑或批驳,是一个必须严重对待的问题。因为面对有人将你作为敌对势力加以定位,你无疑得作出自己的立场选择:你究竟是想成为中国法治进程的建设性力量,还是愿意按照张思之所下的论断,成为体制的敌对势力。


  对此,我的观点是:当中国的律师们群起否定自己输了官司的司法机构内,已经不存在“体制内的健康力量”,则张思之将中国律师队伍进行“敌对势力”定位,其作为自我实现的预言将很快变成现实。而率先使用“体制内健康力量”一词的知名律师陈有西,自然也将快速会被妖魔化。


  总而言之,在我这个曾经在基层政法委干过十年、中级法院又干过十一年,已经被体制提前淘汰无所事事,自认一度是体制内“健康力量”的人看来,在当今中国弊端早已凸显的司法体制及其实践中,谁若想当一位中国最顶尖的大律师,绝对不是那种出马打官司,就能志在必得赢得官司的人。相反,那些赢得道义和法理,却输掉N多官司的律师,才更加令人值得钦佩和仰望。这就像此前的张思之律师,庶几可算这种屡败屡诉,每次输掉官司却一次次赢得大家敬重的中国首屈一指的大律师一样。


  最后,具体到对贵州小河案的一审结果评价而言,这起在网络构建的民间舆论开放的社会中,能由参与庭审的律师们用微博和博客等自媒体,进行接近于直播的方式向世人进行网络直播的案件庭审,已经用无可辩驳的事实昭告天下:贵州小河法院那些主持庭审的法官和检察官们,无疑是在那些躲在幕后操控的“大脑壳”们作为提线木偶把玩下,以一场堪称世纪性的司法丑闻,足以确证,那些公然在中国法治这口水井里拉屎拉尿污染法治水源的人,已经被牢牢地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了。


  毕竟,无论是居庙堂之高的人,还是处江湖之远的人,他们在历史老人面前,都难逃历史的最后审判。虽然我倾向于相信,历史老人日后会站在小河案律师团这一边,但一个重要的前提是,那得看这批虽然具有深厚法律学养,但灯光不知脚下暗的律师们,不去跟那些在自己挖的法治之井里拉屎拉尿的力量去比烂。


  否则,我更相信历史老人会给他们各打50大板。自然,信不信的权利在你,但说不说的权利却在我。


  (2012/7/31)

来源:http://www.21ccom.net/articles/zgyj/fzyj/article_2012073164797.html

 

 

 

王才亮:中国真正的挑战在能否遏制腐败浪潮

(2012-07-31 23:06:01)

中国律师的危机究竟是什么?

    中国真正的挑战在能否遏制腐败浪潮。

    今天,在中共十八大召开的各项准备工作正常进行之时,作为中国共产党机关报的人民日报却发表作者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所长袁鹏的署名文章<中国真正的挑战在哪里 >。文章恶毒挑拨共产党与人民群众的血肉关系,十分阴险地以应对美国挑战为借口,将包括律师在内的五种人视为美国人的"核心",这不能不引起社会的关注和我本人的愤怒。

    文章制造了美国"以“网络自由”为旗号,改变“自上而下”推进民主自由的传统模式,以维权律师、地下宗教、异见人士、网络领袖、弱势群体为核心,以期通过“自下而上”的方式渗透中国基层,为中国的“改变”创造条件"的神话。这不能不引起社会的关注和我本人的愤怒。

    很显然,袁鹏的文章是不符合当前的实际国情的。我和许多律师一样,与美国人没有任何联系,更加不知道美国人怎么看中国律师,但仅从袁鹏的文章列举的所谓核心的五种人:"维权律师、地下宗教、异见人士、网络领袖、弱势群体"的称谓就知其文章之荒谬。

    <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二条规定:"本法所称律师,是指依法取得律师执业证书,接受委托或者指定,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的执业人员。律师应当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律师的天职就是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而不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是不合格的。为此,中国律师是不能分为维权律师或不维权律师的。律师者,维权为天职。难道20万中国律师都是美国人所利用的"核心"?

   对于地下宗教、异见人士,我不了解。而对"网络领袖"虽然天天上网,却不知哪位网友是"网络领袖"。

   至于弱势群体一般也叫做社会脆弱群体、社会弱者群体,在英文中称social vulnerable groups。弱势群体根据人的社会地位、生存状况而非生理特征和体能状态来界定,它在形式上是一个虚拟群体,是社会中一些生活困难、能力不足或被边缘化、受到社会排斥的散落的人的概称。弱势群体是中国共产党人和人民政府以及社会一直重点关心帮助的对像,怎么成了美国人的"核心"?当前影响社会和谐是最大根源是日益猖狂的腐败在制造人民群众对于政府的不满,在流失执政党的执政能力与合法性。而遏制腐败的努力是屡战屡败。因此,中国真正的挑战在能否遏制腐败浪潮。

   我不管袁先生写此文章有什么背景,只是想任何官员、学者写文章必须实是求是,必须有利于社会和谐。即使是美国人有这样文字的文件,袁先生不是蒋干,也不能拿来主义制造社会矛盾。因此,人民日报发表这样的文章是错误的。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858b220102e0a7.html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flicker 匿名卡 | 乐在棋中 2012-8-3 22:44
中国律师真正的危机是不敢得罪法官!特别是本地律师更不敢得罪本地法官。近两年我因母亲的房屋继承纠纷案奔走。开始是自己做母亲的代理人,后来请了律师。案件自2011年到现在也没有结案,还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期中律师除了例行出庭辩护,也做了一些其他的事。但对于法官有意无意的拖延案子,律师始终无能为力,也不去催促。此案律师全权代理,母亲年迈又不在案发地。律师的无所作为,实在令我们失望。在一次谈话中,我说你们律师不敢得罪法官,许多是你们不敢为当事人说话。因为当地法官与当地律师总有着千丝万缕“人情面子”,所以只好把当事人的事不当回事,而把与法官的“人情面子”当做不可抓破的大事。特别是在小城市、小地方。律师见到法官就如老鼠见了猫一般。
flicker 匿名卡 | 古典与现代 2012-8-6 18:04
中国律师发展壮大是中华文明不断进步的结果.中国真正的挑战作者发表逆人类文明进步历史诋毀中国律师是否经得起历史的-------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法制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网上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772380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京ICP备13032916号-1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08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0576号   京报出证字第0080号

Powered by Discuz!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