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法制论坛 返回首页

安徽石家友的个人空间 http://blog.legaldaily.com.cn/?246132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惦记小满

已有 169 次阅读2017-5-18 13:33 |个人分类:小记

 

时令又到了小满。老母亲说,嗯,小满,好,有得吃了。说完,又笑了:谁还惦记小满呦……

 

“四月中,小满者,物至于此小得盈满。”这是《月令七十二候集解》说的。它在立夏之后,夏熟作物的籽粒开始灌浆饱满,但还未成熟,只是小满,还未大满。

 

站在咱们皖北平原上,放眼望去,冬小麦的麦穗,已然黄芒,在一阵阵干热风的吹拂下,一晃一动。掐一穗放在手中,麦粒儿青绿中泛着诱人的黄,恰好是名副其实的小满。

 

二十四节气,是农耕视野下,时令演进的总结,或者就是素描。在我看来,其中尤以小满为特殊:它充盈着小巧玲珑般的迷人意旨。它虽小,却实实在在,够得着、摸得到的满;它之后,很快就会“大满”——遍地籽粒儿饱满、黄灿灿的麦子,可以开镰收割了。


 

夏之前,是春。通常,春,是用来看的。春暖花开,春光明媚。这都是春的展示,如孔雀开屏,能叫人看花眼。它养眼养心。是之谓赏心悦目。但养眼,不一定养肚。看花看景能把肚子看饱,还真就省事了。可惜,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才是至理。


从前人的记忆中,关于春,还有个别称,唤作荒春。今天老辈人的意识深处,还存有荒春的底片。过去的年代,每一年的春上,其实都是荒春。头年的存粮,已在一个冬天中消耗殆尽。春来了,就没得吃了。

 

春的前半截,还好。满地的野菜野草,嫩头嫩叶,都可以摘了来,填肚子。这跟今天的人吃菜头,吃菜花,吃菜薹,是两码子事。今人吃的是情趣,是享受。配上悠扬的曲调,更加妙趣横生。我说这是假吃。从前的人吃这些野物,才是真吃。哪怕稀汤薄水,吃得上,吃后直打嗝,一抹嘴,幸福指数就升上来了。

 

但春的后半截,尤其是春夏之交,饥荒的感觉就弥漫开来。此时,菜啊草啊,都长成草棒子,结子了,已不能入口下肚。而夏熟的庄稼,比如小麦,还未满未熟,只能干瞪眼。

 

这个青黄不接的时候,最难熬。幸亏有个青黄相接的小满,可以垫吧一下。老母亲说,小满前后,麦子就可以吃了。从麦穗上揉下青黄混合颜色的麦粒儿,连同外面的一层薄壳,都放在磨盘上碾磨——就是推磨,人说成“拉”。因未熟,“拉”出来的不是面粉,而是长条状的“捻转”。它可以蒸了吃,也可以拍成粑粑馍,或者拽下半条生吃,筋道,喷香。古诗有云,“麦青作撵转(捻转),麦仁作肉粥”。想来这“捻转”,早就是荒春时的一道美食了。

 

肚饥好下饭。难怪从前的人们,总惦记着小满。在今天,农耕渐行渐远,荒春早已不存。时令与肚子的关系,也疏离了。但小满,该还有惦记的价值。无论世事如何变迁,忆苦总是好的。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法制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网上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772380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京ICP备13032916号-1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08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0576号   京报出证字第0080号

Powered by Discuz!

返回顶部